分类目录媒體報道

杨志强:张晓明强调制度自信对普选具指导性

杨志强:张晓明强调制度自信对普选具指导性

文/杨志强

在香港政改进入关键阶段,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撰写题为《以制度自信推进有香港特色的普选》的文章,精辟而全面地阐述了行政长官普选制度的丰富内涵,指出香港社会各界人士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树立行政长官普选的制度自信,显示了中央落实普选的信心、思路和底线,香港社会应高度重视其对推进有香港特色普选的重要指导作用。

张晓明的文章取精用宏,钩玄提要,指出香港社会各界人士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树立行政长官普选的制度自信,这对于社会各界理直气壮地驳斥反对派针对普选制度的种种恶意攻击,具有正本清源、激浊扬清、弘扬正气的积极推动作用。

张晓明深刻地阐述了香港的普选制度从哪里来、与其他地方的普选制度为什么会有不同、究竟什么样的普选制度真正适合香港等基本问题,深刻地揭示出其中的一系列基本道理。社会各界细心琢磨这些基本道理,就能树立对行政长官普选的制度自信,理直气壮支持人大“8.31”决定和特区政府公布的具体普选方案,就能够拨开普选的迷雾尘埃,推动更多市民发声,凝聚成更强大的民意,促成500万人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的落实。

  “国际标准”误导公众

政改方案公布后,反对派发动所谓“向假普选说不”运动和“反袋住先”宣传,这是对市民的刻意误导。反对派对500万人一人一票的选举是民主巨大进步的事实避而不谈,反而大肆操作所谓“国际标准”,是极不诚实的表现。正如张晓明指出,世界上并没有统一适用的政治制度包括普选模式,即使是同样实行普选制的国家,其选举制度也不尽相同,反对派所谓普选“国际标准”其实是误导公众的伪命题。的确,世界上并没有统一适用的普选模式,普选也没有真假,但香港的“民主派”却有真假。自称“民主派”的反对派要充当“普选杀手”,说明他们是“假民主派”,是“反民主派”,其要害就在于他们害怕见到特首有500万民意授权,届时他们无法再以争取普选为幌子捞取政治资本。这种一己之私,使他们根本不想香港选民拥有投票权。

反对派在全港各区展开“反袋住先”宣传运动,完全悖逆支持政改方案的主流民意,但其蛊惑人心、混淆视听的不良用心却必须揭露。张晓明对“袋住先”曾有一番精辟的评价:“我也赞成先收下这层意思,但如果把这个方案当成『愁嫁的女儿』,好像有不少缺陷似的,要急着嫁出去才行,那就不敢苟同了。套用一句哲学语言,这个方案是在当前『时空条件下』最合适的方案。”张晓明在这篇文章中进一步指出,对香港社会各界人士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树立一种自信:坚信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长官普选制度不仅是香港历史上最民主的制度,而且是最适合现阶段香港实际情况的制度,是完全符合“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制度,是切实可行的好制度。

习近平主席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同心同德迈向前进,必须有共同的理想信念作支撑,要不断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让理想信念的明灯永远在全国各族人民心中闪亮。正是根据习主席的上述理论,张晓明的文章阐述了有香港特色普选的道路选择、理论创新、制度自信。

  有香港特色的普选一定行得通

英国占领香港的一百五十多年间,一直实行殖民统治,香港总督和政府主要官员都是英国委任的。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并没有提及“普选”二字。张晓明指出,行政长官普选制度是基本法最先规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两个决定,使得基本法规定的“最终达至”普选目标的道路选择,在香港回归20年之际变成“可望又可及”的事情,这是“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里程碑和新亮点,彰显了有香港特色普选的道路选择,源于中央坚定不移支持香港发展民主。

张晓明从香港特定的宪制地位、特殊的民主发展情况、复杂的社会政治生态、多元的利益诉求状况等情况,深刻说明了行政长官普选制度理论创新的历史和现实背景,特别指出行政长官必须获得香港社会和中央政府“双认可”的机制,融合了选任制和委任制的元素,是一种制度创新。

中央真诚期望香港2017年实现行政长官普选,这种决心和诚意来源于中央对“一国两制”的制度自信。张晓明指出,评判香港特区的普选制度,一定要把它放到“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所确立的大的制度框架内考量。“一国两制”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以其成功实践打破了曾经出现过的许多悲观预言。有香港特色的普选制度也一定能够行得通,成功实践这一制度必将为世界政治制度乃至人类政治文明作出新贡献,增添新光彩。

张晓明强调要把普选制度放在“一国两制”制度框架内考量,对于香港的一些政治力量和人物特别是温和反对派来说,才能知所趋避,逐渐调整政治立场,以实际行动寻求与中央的政治互信和良性互动,从而谋取自身发展的更大空间。这清楚表明人大“8.31”决定不能撼动,从而劝导反对派勿存不切实际的幻想,要调整政治立场,回心转意支持“8.31”框架及政改方案。(作者为香港工商专联会会长 资深时事评论员)

光影音樂交融 譜動城市脈搏  香江華采演繹18 區風情

光影音樂交融 譜動城市脈搏  香江華采演繹18 區風情

 (2010年4月12日 大公報)

黃大仙的縷縷青煙,深水埗擠擁的電腦百貨,元朗山貝河裏的貝貝,九龍城的昔日社區……原來香港十八區景色各具獨特面貌,香港有許多富特色、值得保育的地方。被譽為香港文化大使的香港中樂團早在2006年便開始保育香港,特別委約了20位香港作曲家以音符描繪他們心中的十八區,合力拼湊出4月30日至5月2日舉行的大型免費戶外音樂會「香江華采」,希望以音樂保育香港各區的風土文情。一連三晚在香港中樂團將以璀璨維港為舞台,輔以現場一幅幅充滿各區特色的動人圖片,演奏全套「香江華采」樂曲,讓市民可重新發現香港的魅力與迷人,乘著音符遊歷香港十八區!

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兼首席指揮閻惠昌表示:「藝術發展有賴創作。若沒有一群作曲家利用音符的點、旋律的線、樂譜的面,組成一首首動人的作品,再好的樂團都不過是缺水缺糧的身體,撐不了多久就會枯掉,因此中樂團十分重視新創作。」為表揚一群勞苦功高的幕後功臣,樂團特別舉行「香港2010作曲家節」以呈現其作品的經典及風格的多元面貌,「香江華采」則是壓軸節目。

「香江華采」計劃早於2006年樂團慶祝成立三十周年誌慶時已開始策劃,當時除了進行採風、作曲工作坊等活動外,獲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音樂基金的贊助,樂團更委約了20位香港作曲家以本地風貌與地區為題材,創作多首呈現「香港」的作品。樂團主要是希望藉此計劃為本地作曲家提供創作平台,並希望藉著他們的創作加強香港人對本地的認同。

香港「80後」的人生境況和深層心態

香港「80後」的人生境況和深層心態

 (2010年4月8日 明報、星島日報)

在近幾個月香港的多項社會抗爭事件中,例如反高鐵事件、劉曉波事件、反功能組別,以及遊行衝擊中聯辦和政府總部等事件中,一批「80後」的年輕人表現最為突出,他們反高鐵如苦行僧,羅湖橋背插示威牌如囚徒抗爭,在中聯辦和政府總部突破警方鐵馬如「憤青」,他們甚至焚燒中國共產黨黨旗,行動越來越激烈,被一些人利用為「激進分子」。

各國的「80後」遠離政事的現象,似乎有全球化的趨勢。如美國的「80後」被稱為「q一代」(quiet)即平靜的一代,他們在國內外平靜追求理想。英國的「80後」被稱為「戴卓爾的孩子」,他們重於理財,相信金錢至上。印度「80後」勤奮務實,堅信印度會成為一個全球大國。

溫和不但是姿態更應是內容

溫和不但是姿態更應是內容

  (2010年3月28日 星島日報)

自從港澳辦指「五區公投運動」違憲後,建制派陣營杯葛補選,補選氣氛十分冷淡。社民連近來不斷攻擊「終極普選大聯盟」,藉此炒熱補選氣氛。但無論如何,與○五年泛民捆綁否決政改方案相比,今次政改出現了較為積極正面的現象,泛民中的溫和政黨、團體及人士,組成了「終極普選大聯盟」,希望通過對話爭取普選,與公社兩黨在政治姿態上分道揚鑣。

儘管只是政治姿態上的溫和,也值得充分肯定。因為公社兩黨推動「五區公投」,提出「全民起義」、「解放香港」之類極端口號,挑戰《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底綫,引起市民不安和不滿,綜合各大民調機構的民調結果,反對「五區公投」的比率,普遍上升至六成以上。溫和民主派順應主流民意,不與公社兩黨同流合污,是尊重國家憲制的的表現。

香港「憤青」應跟上全球化潮流 

香港「憤青」應跟上全球化潮流

(2010年1月14日   文匯報)

所謂香港「80後」年輕人,泛指在上世紀80年代以後出生的年輕人。在近期香港的多項抗爭事件中,一小批「80後」表現最為突出,被稱為「憤青」。不過香港生於1980年後的年輕人何其多,大多數年輕人看不過「80後」被標籤為激進分子,紛紛在網上組織群組,與「憤青」劃清界限。事實上,「憤青」在多項抗爭事件中,少則數十人,多則數百人,當然不能代表香港「80後」。但在「憤青」激烈的思維和行動後面,卻可以發現他們與全球化潮流的隔膜與脫節。

資訊爆炸和全球化是全球「80後」成長的大背景。網絡不僅改變了「80後」的觀念、思維和表達方式,同時也給他們搭建了認識世界、走向世界的平台。香港少數思維行動偏激的「憤青」,雖然沒有成立類似政黨或政團的組織,但他們非散兵遊勇,他們以短訊、Facebook、獨立媒體網,以及電子郵件等互相連結,是一股鬆散但一呼即聚的社會力量。可惜這股社會力量反對高鐵的表現,卻恰恰與全球化大潮背道而馳。

社區參與音樂劇《香港你好!》 

社區參與音樂劇《香港你好!》

(2010年1月13日   星島日報)

全港十八區的區議會及區內有心人,近年相繼積極通過不同方式推動文化藝術,把藝術帶入社區,讓藝術融入市民的日常生活。以觀塘為例,上月由社區共同籌劃參與的音樂劇《香港你好!》正式公演,這是繼前年四川大地震以後,觀塘區議會聯同民政處合辦了關懷災民音樂劇《我們明白了》的第二齣社區音樂劇。

喜劇手法帶出香港精神

此劇由本地一藝術團體的年輕導演籌劃,故事以一香港茶餐廳「好記茶餐廳」為背景,由老闆全哥於上世絕八十年代開始經營,並大力革新營運,通過茶餐廳內人和事的轉變、熟客間的對話、孩子的經歷和成長,帶領觀眾重溫過去二十年香港的發展和高低起跌,以喜劇手法帶出香港人勇於面對挑戰、不屈不撓的拚搏精神。